图片系列
亚洲色图
欧美性图
自拍偷拍
激情图片
小说系列
都市激情
武侠玄幻
校园春色
强奸乱伦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永久发布:bws9909.com

因为女友吴婷父母亲都在国外工作的关系,所以李立渠今年便带着女友一起回家过年。

下了火车后二人停留在火车站前等着家人前来接送。

李立渠老家位在郊区的乡间小村旁,他们家在市镇内算是颇为有名的大地主,他现在所在的火车站旁就有好几间店面是跟他们家租借的。

李立渠不时地看着手表,确定自己是否有准时,并四处张望四周来往车辆。

一道厚重的嗓音在不远处传来。

“小渠。”

闻声转头看去,一名理着平头的国字脸壮汉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李立渠认出此人,这人是他的舅舅,由记忆中的人影比对起来,他觉得舅舅的身材似乎比他去年看到的要还来的精壮些。

寒冬天气,壮硕上身却只穿着短t加厚背心,露出衣服外的手臂十分结实,饱满粗圆的二头肌肌肉线条好看得令李立渠羡慕非常。

他舅舅徐盛今年三十五岁,是一名健身教练,因此李立渠长大后曾在他指导下健过身,但效果却不是里想,毕竟这类运动要持之以恒才有成效。

徐盛如鹰般的犀利眼神快速地从吴婷身上扫过。

俏丽的鹅蛋脸,一头俐落长发随意地用粉色发带绑成马尾,身材虽是被冬装所遮掩,但仍可由修长细致的双腿瞧出几分体态来,如果将视线往上移,还可看见胸部随着呼吸高低起伏分外引人遐想。

“呦~~不错,阿渠的眼光很好呢。”

“舅舅,她叫吴婷,因为吴婷父母亲都在国外工作的关系,所以今年要跟我们一起过年。”

吴婷很礼貌地向前问候,“徐舅舅您好。”

“别客气,走吧,车子停在不远处。”

说完便转头迈步离开,李立渠与吴婷二人也跟随后紧跟上去。

= = = = = =

入夜后。

如同寻常人家过年一样,李家餐桌上摆满了许多既美味又丰盛的年夜菜。

家人彼此问候谈天的声音不断在李立渠耳边回荡着,不过他都没有听进去,整个人显得有点心不在焉。

出于男人的直觉吧!回家路途上,李立渠总觉得舅舅一直借由车上的后照镜偷看女友,眼神中对自己女友似乎有着非分念头。

真是自作自受呢。李立渠心中正苦恼着。早知就不该在后座上偷偷拉下女友的裤子,这下可好,引来舅舅非分之想,只是,对舅舅的反应自己多少应该生点气的, 但为何心中情绪会如此高低起伏?甚至有点兴奋?李立渠不禁自问。网路上一些暴露女友的文章不知看过多少篇,难道自己也受到那些文章的隐响?虽然吴婷不一定 会成为陪伴自己今生的妻子,但也似乎不该像文章情节描述般任由舅舅视奸自己女友,甚至还期待着接下来的发展……

想归想,但在徐盛的劝酒之下,李立渠觉得自己的理智即将在酒精的麻痹下离开正常人应有思考范围。

为了不继续麻痹下去,李立渠便推说吃饱了,并带着女友离开餐厅。

在离开的时候,李立渠可以明显感受到身后有一道犀利目光不停在女友身上扫视着,喝的比自己还茫的女友显然没有感觉到。

一到房间,二人就像倾倒的树木般倒在床上就起不来了。

时间不知消逝了多少,躺在床上休息的李立渠深深地觉得自己的身体以及大脑依旧处在当机状态,这是他第一次喝酒喝到这么茫。

吃年夜饭时不是只喝了五六杯而已?没那么夸张吧!李立渠如此暗自头痛低语。

李立渠转头瞧着躺在身旁的女友,女友已经睡着了,而他自己却因酒精因素造成头痛,使他到现在依然保持数分意识。

这时李立渠突然听到房门开关的声音。

李立渠咪着眼无力地瞧了一下,因为晚上进房间后忘记关电灯的关系,所以房间还亮着,李立渠能够看清楚何人进房间内。映入眼中的高壮身影,在这家里除了他舅舅徐盛之外还会有谁。

果然,舅舅想对自己女友下手。李立渠连忙动也不动地装睡。

来到床边的徐盛,从口袋中取出一小瓶玻璃瓶,他小心奕奕地打开塑胶瓶盖并将瓶子拿到李立渠的鼻子呼吸孔下方。

幸好李立渠还保有些许意识,才没有吸入太多奇怪气体。

徐盛保持这动作数分钟后,收回瓶子自言自语说道:

“听药头说,吸入这迷香的人虽然还能张开眼睛看东西,但因意识混乱导致身体无法自由活动,且人在意识混乱下根本就记不了眼睛所见的事物,隔天便会忘了今夜所见景象,真有那么神奇吗?”

徐盛伸手拍拍李立渠的脸颊试图叫醒他,想看药效是否有如此神奇。

在舅舅手掌拍弄下,李立渠双眼慢慢地张了开来。

瞧见李立渠张一脸迷茫呆滞的神色,徐盛心头不禁大乐。

“小渠,有听到舅舅的话吗?”

徐盛伸手在李立渠眼前左右挥摆着,且再次出声确认。

“小渠?小渠?”

见他毫无反应,徐盛便把李立渠移到床铺的最边缘,并用枕头将他的上半身垫高,让李立渠整人仰躺在床头处。

徐盛坏笑了起来,“嘿嘿,在车上看了表演,搔得舅舅全身都痒了起来,你就在这好好看舅舅肉搏演出吧。”

说完便绕过床尾,来到躺在另一边的吴婷身旁。

此时的李立渠心里整个着急起来,一如他舅舅所说明的相同,吸入迷香后的他身子完全无法动弹,他也使不出力气来说话,只能睁眼看着舅舅将吴婷身上的衣物脱个精光,并从口袋拿出一粒药物塞进自己女友下身,而他本人却毫无办法。

徐盛没有急着开战,站在床边细细观赏着少女乳白色的嫚妙肉体。满足视觉享受后,徐盛虎掌一伸,不停逗弄着吴婷丰美的玉乳。

少女因徐盛的抚爱逐渐扭动起来并且缓缓地张开眼睛。

“阿渠,你真讨厌……你是……”

还没发出尖叫声,吴婷的嘴巴便被徐盛用左手给呜住,而他的巨大右掌则同时杀入少女下身禁区。

感觉到下身异样传来,吴婷才知道自己被这位徐盛舅舅给脱光了,连忙看向身旁的男友,赫然惊觉自己男友竟躺在旁边看戏。

“放心吧,我已经用迷香放倒小渠,虽然他的眼睛还张着,不过保证明天一点也不知道今晚曾发生过什么事情。”

“呜……呜……呜……”被呜住的吴婷不停摇着头。

“你是希望我停下吗?”

话虽是这样说,但到嘴的肥肉徐盛哪可能放过,灵活的粗指不停抠弄着少女的蜜穴,悯熟地挑动着吴婷的爱欲。

瞧见少女的玉体因自己抠弄而轻颤扭动着,徐盛放开呜住她的左手,对她坏笑道:“如何,舅舅的技巧很高超吧!”

“徐舅舅……别这样子……我是阿渠的女友……”吴婷因身下快感而使得说话断断续续。

“要不要跟舅舅好上一次。”

吴婷大大摇着头否定着,“不要……”

“可是你下面的小嘴可不是这样说喔。”

为了彻底征服这名小妞,徐盛随即伏趴在吴婷的下身处,将之一双玉腿掰开后,低头开始疯狂地舔弄吴婷的粉色嫩穴。

“嗯……不要这样子……好痒……”

吴婷的身子仿佛遭到雷击般不停轻颤着,她想抵抗,身体却因酒精而使不出力。

李立渠在旁边看的欲火高涨。从自己女友身躯的扭动程度来看,他便明辽舅舅口技的高超程度,更明白欲火被燃起的女友等等就会要求徐盛舅舅干她了。

或许是知道明天就会忘了眼前火辣床戏的关系,李立渠此时心中的抵触情绪也就没有一开始那么高。自己心中最深处也试图凌辱女友吗?李立渠不禁自问,双眼越加专注着眼前的肉战。